民国风云,各色人物之中,冯国璋算是一个有趣的实在人。

[史海秘闻历史秘闻]导读:北洋军阀冯国璋简介,字华甫,汉族,河北河间县西诗经村人,明代开国勋臣冯胜的后代,曾任民国代总统。

冯国璋(1859年1月7日-1919年12月28日),字华符,一作华甫,直隶河间县西诗经村人,直系军阀的首领,与王士珍、段祺瑞并称为”北洋三杰

冯国璋早年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后随袁世凯编练新军。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冯国璋奉命统领北洋第一军前往镇压。

冯国璋简介

童年:冯国璋年幼聪颖,心宽志远,性情豪放。童年在家乡私垫读书,青年时求学于保定莲池书院,边学习,边谋生计,最后因贫困难支而辍学。

冯国璋号称是北洋三杰龙虎豹中的豹,到了战场上,他只想着打胜仗,保住清王朝,根本没领会袁世凯的意图。出发前袁世凯给他下达的六字方针是慢慢走,等等看,可他到了武汉就一鼓作气连下两镇。

冯国璋(1859年1月7日-1919年12月28日),字华符,一作华甫,直隶河间县西诗经村人,直系军阀。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曾任北洋步兵学堂总办兼督练营务处总办。1903年中央练兵处任军学司正使,后历任统制和第一军总司令。其为人亦尾亦首,但聪明好学、勤奋刻苦。辛亥革命时率领北洋军镇压武昌起义。曾奉命率军进攻南京,镇压二次革命。后出任江苏都督,坐镇东南。袁世凯称帝后曾任命他为参谋总长,后来又让他代替段祺瑞兼理征滇总司令,他均未上任。并联合五将军发出逼迫袁世凯取消帝制的通电。

图片 1

11月27日,就在他又一次大败革命军,攻占了汉阳之时,袁世凯却把本来非他莫属的湖广总督一职授予了第二军军统段祺瑞。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大总统,经过国会补选冯国璋为副总统,在南京办公。后黎元洪与段祺瑞府院之争,引发张勋复辟,为段祺瑞所镇压。黎元洪辞职,冯国璋进京任代理总统,段祺瑞复任国务总理。1917年7月,张勋复辟,黎元洪进入外国使馆。冯国璋以副总统代理大总统,通电讨伐张勋。张勋战败后,冯国璋依法将大总统职权还予黎元洪。1918年8月13日,冯国璋通电辞去副总统,于1919年返回河间故里。1919年10月,冯国璋抵北京,12月28日病逝,终年60岁。

参军入伍:1884年,25岁的冯国璋只身来到大沽口淮军直字营,通过在该营担任文书的族叔介绍,入伍当兵。因为冯国璋曾经读过书,有一定的文化程度,在军营里面有着不错的人缘,不久,他便得到了上级将领刘琪的信任。第二年,在刘琪的举荐之下,冯国璋进入了天津武备学堂。冯国璋在武备学堂里面学习刻苦,精通多种枪炮阵式,各科成绩都很优秀,得到了该学堂总办荫昌和德国教官的赏识。1890年,冯国璋于武备学堂毕业,毕业后的他选择留校任教。

不久,冯国璋被调回北京,负责统领一万二千人的禁卫军,掌握京畿防务大权。袁世凯迫清帝退位时,遭到禁卫军官兵的反对,冯国璋亲赴禁卫军总部召集全体官兵,以其身家性命担保,帝号不废,两宫保全及禁卫军待遇皆担保到底。

以上就是北洋军阀冯国璋简介,接下来讲一讲冯国璋卖鱼的故事。

赴日考察:甲午战争前夕,冯国璋想立大军功,出人头地,于1893年进入了聂士成的军中,并受到了聂士成的重用,被任命为该军军械局督办。甲午战争之后,经过聂士成的保荐,冯国璋以清朝驻日公使裕庚随员身份赴日。冯国璋在日期间,为考察日本军事,结交了大批日本军界人物,并且阅读了大量军事着作。

1913年7月,黄兴在南京宣布讨袁,冯国璋指挥北洋军攻下南京,袁世凯本来打算在攻克南京后任命冯国璋为江苏都督,然而事不凑巧,因为冯国璋在攻占南京前夕,允诺了张勋提出的先攻入城者为都督的协议,张勋不惜辫军惨重伤亡,抢先一步攻入南京,冯国璋只得保举张勋为江苏都督,他自己北上继任直隶都督。

1917年,冯国璋当上代理大总统。有一天晚饭后,老冯闲着没事在后院散步,无意中看到北海里有很多漂亮的大鱼,五彩斑斓。老冯便问随从:我说,这都是些什么鱼啊?随从答说:回大总统,啥鱼都有,都是珍稀品种,是历朝的皇帝放生的。有的大鱼身上还挂着金牌呢。

小站练兵:1896年冯国璋回国后,在在日本所获得的军事资料呈送给聂士成,随后聂士成又转呈给袁世凯。在袁世凯看到这些资料后,觉得冯国璋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于是就招冯国璋进入天津小站辅佐练兵。与冯国璋一起进入小站的还有他在武备学堂时的同学,北洋之龙——王士珍,北洋之虎——段祺瑞。冯国璋在教学之中结合实际,深受学兵的拥护和爱戴。不久,冯国璋被任命为督操营务处帮办兼步兵学堂监督。冯国璋结合当时新兵实际,与段祺瑞,王士珍编成一系列教科书,这些书在后来成为了清朝编练新军的主要教材。

然而,张勋治军无方,部下抢劫日本店铺并伤了人。日、英、美等国公使以张勋在南京其侨民生命财产得不到完全保证为由,向袁世凯施加压力。于是袁世凯任命冯国璋出任江苏都督,改任张勋为长江巡阅使,让张勋带着他的辫子军驻防徐州。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冯国璋听罢眉开眼笑,两眼放光,捋着小胡子说:好好好,这些都是活文物啊!肯定很值钱吧?值钱?随从陪笑说:总统真幽默。随从以为老冯是开玩笑。没想到,第二天冯国璋就派人把这些鱼全部打捞上来,拿到市场上卖。一时间,北京的饭馆争着购买总统鱼,老百姓奔走相庆:咱们那个老百姓今儿真高兴,哦耶!就这样,老冯以这种另类的方式做到了与民同乐。至于卖鱼的钱,全部被老冯毫不客气地笑纳进了私人腰包。

北洋三杰:1899年,新建陆军改称“武卫右军”。不久,袁世凯率军赴山东,被派署理山东巡抚,镇压义和团运动。冯国璋以督操营务处总办身份,将1万多人的山东勇营逐步改编为武卫右军先锋队,并曾一度率队在直隶与山东交界的德州一带,围追堵截义和团。1900年冯国璋参预镇压义和团运动有“功”,经袁世凯奏保,升为补用知府。不久被调至济南主管武卫右军和山东全省军队督操事宜。袁世凯为了在列强面前出风头,决定举行秋操,命冯国璋、王士珍、段祺瑞等人加紧训练军队。1900年秋季,袁世凯邀请德国驻胶州湾总督一行人去济南观看新军操练。总督在袁世凯等人的陪同下登上观操台,只见军旗一色鲜明,队伍整肃精壮,军威凛然。时冯国璋发出洪亮的口令,队伍“一举足则万足齐发,一举枪则万枪同声,行若奔涛,立如直木”。总督当面称赞冯国璋、王士珍、段祺瑞为“北洋三杰”。

民国四年,当冯国璋听闻袁氏父子在京策划帝制的消息后,十分惊讶。1915年6月,冯国璋决定进京了解内幕。

冯国璋简介

再练军队:1901年,清政府任命袁世凯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冯国璋随袁世凯赴任。袁世凯野心很大.到达直隶后,便开始大规模地扩充北洋军。袁世凯首先在保定设立编练北洋常备军的专门机构--军政司,该司分兵备、参谋、教练三处,冯国璋出任教练处总办。冯国璋军纪严明,竭力修明操法,制订章程和编练计划,从而把新旧军队的训练统一起来。使编练新军一时颇着成效。不久,清政府派冯国璋与满族官员铁良、凤山赴日本考察军事。回国后,冯国璋出任清政府练兵处军学司正使,同时督办北洋各武备学堂,兼任北洋速成武备学堂督办,因此北洋军阀集团中不少军官都是他的门生,为他后来充当直系军阀首领打下了基础。1906年,冯国璋任陆军贵胄学堂总办。该学堂是清政府为培养满蒙高级军事人才而设立的,其成员是王公贵族。该学堂还附设王公讲习所,在固定时间里专召亲王们去听冯讲课。冯国璋利用此机会结识了不少满蒙贵族,并赢得了清王朝的信任。于是,1907年冯国璋升任陆军部军咨处正使。1908年又升任清西陵梁各庄值班大臣。

在北京见到袁世凯之后,冯国璋问:外闻有总统要改帝制的传说,不知确否?袁世凯答:华甫,你我都是自家人,我的心事不妨向你说明,历史上开创之主,年皆不过50,我已是将近60岁的人了,鬓发尽白,精力也不如昔。大凡想做皇帝的人,必须有个好儿子,克绳基业,我长子克定脚有毛病,是个无用的跛子,次子克文只想做个名士,三四子都是纨绔,更没出息。我如果做了皇帝,哪一个是我的继承人呢?将来只能招祸,不会有好处的。

有人为此事做了一副对联,嘲讽说:宰相东陵伐木,元首南海卖鱼!老冯知道后,非常委屈,给自己刻了一个印章用来明志,印文是:平生志在温饱。

图片 2

从此以后,无论外界如何谣传,冯国璋坚信袁世凯是铁定不会称帝的。冯国璋还到处为袁世凯辟谣,见了人就替袁世凯辩解。当时很多人都笑话他太听袁世凯的话了,所以也不知是从何时起,北洋三杰龙虎豹就被改叫龙虎犬了。

冯国璋卖光了公家的总统鱼,又把眼光盯上了自己老家河间县的名木古树,竟然也把它们全部砍倒,装了几个火车皮运到天津大价钱卖给了营销商。有人反对,冯国璋怕事情要闹大,就站出来搞危机公关,对群众发起演说:乡亲们,乡亲们哪!大家不要那么激动,我也是为了这些树好啊!你们大家想啊,这些树的年龄太大了,容易朽烂,所以我派人把它们砍掉,一是避免浪费,另外也是为了种植新树,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这样吧,这种新树的费用,记我账上,到时候我老冯给报销。老百姓信以为真,忙不迭地重新种植了一大批树。等到老百姓拿着白条找总统报销费用时,老冯居然耍起了无赖,嘴一撇说:关我屁事!总统家也没有余钱啊!面对这厚脸皮的大忽悠,百姓很愤怒也很无奈。

与袁通信:1908年,摄政王载沣辅佐其子溥仪登极执政。载沣为了集中权力并替其兄光绪帝报仇,便以袁世凯有足疾为由,将袁世凯赶回河南彰德。冯国璋怕受到株连,便以“值西陵与祭,坠马受伤”,和原配吴夫人病丧、母孙太夫人逝世为由,请辞回籍,但是未得到清政府批准。清政府仍委派他负责办理日常军务。冯国璋对袁世凯感恩图报,仍暗通音信,表示忠诚,并竭力为袁世凯东山再起创造条件。

冯国璋回到南京后,北京筹安会即公开倡导恢复帝制,冯国璋不敢不信又不敢全信,只得去密电向总统府机要局询问,不久得到事出有因的答复。

1919年底,冯国璋在北京地安门帽儿胡同冯宅里病死,当时有人送上挽联:南海鱼何在?北洋狗已无!卖鱼总统的名号冯国璋是再也甩不掉了。

镇压革命:辛亥革命,1911年8月,清政府为了震慑革命人民反清斗争力量,决定在直隶永平府举行秋操,冯国璋被任命为东路总统官。10月l0日,武昌新军爆发了起义,迅即占领武汉三镇。清政府急忙派陆军大臣荫昌率两镇北洋军赴湖北镇压革命,同时又任命冯国璋为第二军军统,随后增援南下。冯国璋在南下过程中,只听从袁世凯的密令,根本不理会荫昌的指挥。当冯国璋率军途经彰德时,只身去洹上村向袁世凯请示机宜,袁世凯授意冯“慢慢走,等等看”六字秘诀,并对冯说:“非筹备周妥,计出万全,断难督师进攻。”清政府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请袁世凯出山。在袁世凯得势后,马上奏请由冯国璋接替荫昌第一军军统职务。冯国璋在袁世凯的指挥下调兵遣将,作好进攻准备。冯国璋命令部将李纯、王占元和陈光远三人,指挥北洋军轮番猛攻。起义新军面对北洋军的猛烈攻势,无计可施,只好躲在汉口街道两边的建筑物内狙击北洋军的进攻。冯国璋见起义新军拼死抵抗,难以攻入汉口,便决定用火烧毁住房及其他建筑,使起义军难以存身。不久北洋军就攻下了汉口和汉阳,冯国璋被清政府封为二等男爵。正当可以攻下武昌时,袁世凯为了逼迫清政府退位,密令冯国璋“按兵不动”。冯国璋一时摸不着袁世凯的意图,并且对袁世凯产生怀疑,于是亲自赴京托人向隆裕太后启奏,请求拨给饷银400万两,可独力平定“叛乱”。太后表示,400万两饷银一时难以筹划,但可以先拨发3个月的饷银,并准备临朝时召见冯国璋。不料袁世凯抢先一步见了太后,使冯国璋的如意算盘成为泡影,甚至还差一点被袁世凯干掉。不久,冯国璋的军务被卸下,由段祺瑞接任。

民国五年4月1日和16日冯国璋致电劝说取消帝制后的袁世凯退大总统位。

领禁卫军:1911年12月15日,袁世凯命令冯国璋离汉赴京,担任清军禁卫军总统,兼察哈尔都统。袁世凯逼迫清帝退位,遭到禁卫军官兵的反对,导致议和决议迟迟不能发表,冯国璋决心助袁一臂之力,亲赴禁卫军总部召集全体官兵,高声宣布大清皇帝退位后的优待条件,对于禁卫军额数俸饷亦仍维持不变。冯国璋以身家性命担保,皇帝尊号保留,让权不让位,两宫保全及禁卫军待遇皆担保到底,无论个人调任何职,必仍以禁卫军自随。冯国璋在袁世凯逼迫清帝退位上立下了汗马功劳。1912年9月,冯国璋出任直隶省都督兼民政长。1914年晋升为陆军上将。从此以后冯国璋成为袁世凯的左膀右臂。

冯国璋说:我是他一手提拔起来而又比较亲信的人,我的电报对他是个重大打击。我们之间,不可讳言是有知遇之感的。论私交我应该拥护他的,论为国家打算,又万不能这样做,做了也未必对他有好处,一旦国人群起而攻之,受祸更烈。所以,我刚才考虑的结果,决计发电劝袁退位。

总督江苏:1913年,“二次革命”爆发,冯国璋受袁世凯命令镇压,不久南京被北洋军攻下。随后,袁世凯命令冯国璋接任张勋成为江苏总督,而命令张勋驻防徐州。冯国璋在进入南京后就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旨在加强北洋军阀的统治,但在客观上保障了江苏社会秩序的稳定,因此江苏在冯国璋统治的几年间,江苏的政治,经济,文化都有了极大的进步。冯国璋手握四师重兵,据有富庶的江苏省,一时成了国内各省军阀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袁世凯为了笼络冯国璋,于1914年1月特将自己的家庭教师周砥介绍给冯国璋为妻。袁氏父子想借此左右冯国璋,因此袁世凯指挥部下将这次婚礼办得格外隆重,一时轰动了大江南北。袁氏给周砥陪送的金银首饰、珠宝玉器达120余担,其他妆奁五光十色,不可胜数。婚礼场面十分热闹。婚后结算,仅招待费就支出白银数万两。不久,冯国璋还被授以“宣武上将军”。冯深感袁氏的知遇之恩,曾多次通电支持袁世凯解散国会,撕毁约法,反对内阁制,主张总统制,曾通电竭力叫嚣中国“应于世界上总统之外,别创一格,总统有权则取美国,解散国会则取法国,使大总统以无限权能展其抱负”。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出任总统,冯国璋被选为副总统,在南京宣布就职,仍兼江苏督军。

图片 3

不久,黎元洪与段祺瑞的府院之争,引发了张勋复辟,段祺瑞镇压了张勋,再造了共和。于是黎元洪辞职离去。

反袁称帝:在袁世凯担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后,冯国璋听闻袁氏父子在京策划帝制的消息后,想要进京了解内幕,于是于1915年6月亲赴北京拜访袁世凯,袁世凯向冯国璋解释了一番,就让冯国璋回到了南京。不久,袁世凯就公开复辟帝制。1915年12月18日,袁世凯任命冯国璋为参谋总长,急电催促进京就职。冯国璋以生病为由拒不进京,并策动江苏军民电请“挽留”,李纯等督军也致电主张留冯。袁世凯没办法,只得允他在南京“遥领”。然而,袁世凯仍不放心,一面派阮忠枢、荫昌等人赴宁继续催冯离宁北上,一面电令杨善德、卢永祥、倪嗣冲调兵控制长江下游。1915年12月25日,蔡锷等宣告云南独立,组织护国军,讨伐袁世凯。冯国璋鉴于全国讨袁运动兴起.也就不再装病了。1916年冯国璋放开胆量,公开反对帝制,并联名发出“五将军密电”,遂成为“北洋派中反对洪宪皇帝之第一中心人物”。

黎元洪去职后,段祺瑞发了个电报给在南京的冯国璋。内容只有四个字:四哥快来。老冯当然知道四哥快来是什么意义。当总统呗。于是他兴高采烈地跑北京去做总统了。

冯大总统: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民国大总统,段祺瑞任国务总理,冯国璋出任副总统。然而黎段两人共事并不愉快,于1916年爆发府院之争。“府院之争”出现后,冯国璋进京调停,随后在与段祺瑞调停过程中,看到段祺瑞刚愎自用,目中无人,表示无力调停,就回到了南京。1917年7月1日,张勋在北京复辟,黎元洪进入日本公使馆避难,致电南京请冯国璋代行总统职权,维护共和。冯国璋于7月3日通电全国指出反对张勋复辟
。第二天,冯国璋在军署接见英国领事时说:“中国政体已走上了共和。不容许再有皇帝,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跟段总理都是站在反对地位的。”复辟结束后,冯国璋于14日致电“奉还大总统职权,请黎元洪复职”。黎元洪愧于解散国会,故决心去职,致电冯国璋说:“惭魂虽化,枯骨犹生,黾载河间,奠我民国。”段祺瑞企图乘机使其亲信倪嗣冲接替冯国璋江苏督军之职,于是大施调虎离山之计,18日致电促冯北上就大总统之职,并派靳云鹏为专使赴南京迎冯国璋北上。冯深知段之野心,不为靳语所迷惑,断然拒绝了段祺瑞的安排,并针锋相对地提出离宁条件:调其部下江西督军李纯为江苏督军,陈光远为江西督军,第十五、第十六师为总统卫队。靳致电段祺瑞报告,段则以吴光新、傅良佐为长江上游警备总司令兼四川查办使和湖南督军为交换条件,答应了冯的要求。冯国璋鉴于自己的势力在长江下游得以巩固,便于8月1日率第十六师抵达北京就职。冯国璋进京后,先拜访黎元洪,再次力言劝其复职;又派内务部总长汤化龙为大总统代表,进宫答谢清廷对他荣升大总统的祝贺。随后,他便将王士珍、段祺瑞请进府来,叙“北洋三杰”之友谊。冯极为亲切地说:“咱们老兄弟三个连枝一体,不分总统、总理、总长,只求合力办事,从今而后再也不会有什么府院之争了。”冯把“府院一体,内外一心”的高调呼得山响。然而这仅是表面文章,冯国璋决不是第二个黎元洪。他是一个有军队、有地盘、有势力、有野心的不低于段祺瑞的实权人物,他决不象黎元洪那样甘心当“活动的盖印机器”。因此,冯国璋来京就职代大总统,无疑加深了冯段之间的矛盾,促进了北洋集团的分裂。不久,就爆发了第二次府院之争,段祺瑞被迫下野。1917年孙中山举起护法旗帜后,段持武力政策,坚持对南方用兵。冯想离京出逃,在蚌埠受阻,只得回京,让段祺瑞重当总理。

1917年7月6日,冯国璋以副总统身份代大总统之职。他原本以为做总统可以威风八面的,他却没想到事与愿违。

辞职病逝:皖系政客在此时已建立“安福俱乐部”,策划新的总统选举。冯国璋自知当选无望,于1918年8月13日,通电辞职。于1919年返回河间故里。1919年10月,冯国璋抵北京,12月28日病逝,终年60岁。

民国时期的老百姓是可以办报纸的,那时候的记者是无冕之王。他们什么人都敢骂,冯总统当然也不例外,有个记者公然在报纸上骂冯总统是狗!这可把冯总统气坏了。我是总统唉,你居然骂我是狗。但根据民国的法律,冯总统无权动用警察去抓那个记者,他只能去法院告那个记者侵犯名誉。

总结:纵观冯国璋的一生,他既是清政府的马前卒,又是推翻帝制的功臣;既是袁世凯的亲信,又是反对他称帝的中流砥柱;既是一个推动近代中国走向共和的名人,又是一个大军阀。“枭雄”二字形容他再适合不过了。

于是,堂堂总统,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一样在法庭上委屈地告诉法官说:他骂我是狗。法官最后居然没给冯大总统面子。法官说:北洋三杰龙虎犬,你冯国璋就是狗嘛,人家说你忠心耿耿呢。于是判记者无罪释放,连道歉都不需要。

图片 4

老冯做总统第二年,华北地区大旱。按照惯例,以往大旱,皇上是要去黑龙潭求雨的。有幕僚建议冯总统为黎民百姓作想去求一下雨。于是,老冯在那么热的天,穿得那么隆重,累得满头大汗,热得头重脚轻,去为百姓求雨。

结果报纸开骂:说大旱肯定是冯总统无德无能的结果。批评冯国璋干不了正事,只知道学封建帝王搞封建迷信。

事有凑巧,冯国璋求雨后,居然真的下雨了。报纸又开骂,说文明盛世,总统还那么封建迷信,老天爷是气哭了。老冯看了报纸当时就晕了过去。读到这,我也晕了,怎么民国时,嘴大的是老百姓,而不是总统。

此外,在民国做总统,收入是很低的。黎元洪为什么没有留恋地挂职而去,一是因为总统没有权。当时的民国是府院制,总统的权力是受到制约的,他说了不算的。二是收入低。黎元洪当总统时就多次向人抱怨政府给他的工资不够花,他每个月都要自掏腰包贴钱。

冯国璋当了一阵子代总统后,也发觉薪水不够花,于是他开始经商投资,参股挣钱。

清末民初,正是民族工商业发展迅速的时候,经商总能赚到钱。可他是大总统,许多人劝他,这样经商不好,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冯国璋可不管那一套,他直接对别人说:我花自己的钱,做自己的生意,惹着谁了?我自己都活不下去了,还当啥总统?

原来,冯国璋当上总统以后,以前曾经跟随他的老部下,有的过的实在是清苦,便过来找他,希望他能资助一下。冯国璋知道,这些老部下以为他当上总统,国家的钱就是他的,应该有很多钱,能资助他们。冯国璋没法和这些部下解释,不过他很讲感情,只好自己经商并专设一笔财务用于资助自己的老部下。有一些亲随的,一笔就是几千,有些不太亲的,见面就是几百,对于那些过的清苦,又不到京城来找他的,冯国璋只要了解情况,一般都是几千标准差人汇过去。

冯国璋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为了挣钱,他也真是用尽了心机。比如,他把中南海里明清二朝放养的鱼全给捞出来了,然后命人在市场上出售,一时间北京各处都在叫卖总统鱼,北京的饭馆里,尽是中南海的鱼。有人整了一副对联嘲讽说:宰相东陵伐木,元首南海卖鱼!

北京的老百姓一边吃一边编民谣唱:北洋狗尚在,总统鱼已无。冯听到后,只能装聋作哑,因为打官司肯定又是不了了之。

冯国璋经商,收取利益肯定是主要原因,但他利用经商帮助亲戚和老部下,确有值得肯定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冯国璋在任上没有贪污受贿之事,也没有假公济私的议论。

读民国的历史,有时总会让人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