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走入导演这一行,你一定要清楚一点,沟通很重要,有时候悉心倾听他人的讲话也是一门艺术,而非盲目坚持,坚定自己要走的路一定是对的。”在昨天举行的“亚洲电影沙龙”交流活动中,电影制片人施南生点出了一个创作者的普遍心理误区。论坛现场,上届以及本届亚洲新人奖评委会主席施南生、宁浩,以及青年电影导演石井裕也、赵德胤、苏有朋、大鹏等业界前辈纷纷向电影新人谈出自己的创作感悟。

6月19日,“亚洲电影沙龙”交流活动在大宁会议中心举行,上届及本届亚洲新人奖主席施南生、宁浩,青年电影导演石井裕也、赵德胤、苏有朋、大鹏,以及电影行业幕后“推手”陈翠梅、陈庆奕、王易冰、吴妍妍等现身交流活动现场,与在场的媒体与电影从业者们进行意见交流和经验分享。

处女作获得亚洲新人奖的肯定,今年又担任这一奖项评委会主席的宁浩,就年轻电影人的成长谈了一个作为导演的体会。他认为,“好多年轻人想要一步到位,拍上一部轰动市场、得到大众认可的电影,但其实放眼影坛,很多导演在拍第一部作品之前,都得花费很长的时间去沉淀准备”。注重沉淀,别幻想一部成功,是宁浩对初入电影圈年轻导演的寄语。宁浩同时看到,近几年媒介技术的迅速发展,给年轻人带来了许多机遇和挑战,这让新人新作气质更为多元,且技术层面上的问题越来越少。只是,“技术很容易掌握,但对于这些导演来说,讲故事的能力仍需提高”。

在今天的对谈活动中,各位嘉宾以“亚洲新人奖主席对谈”、“青年电影创作经验分享”以及“电影新人如何走向市场”三个话题为主,畅所欲言,共同探索了亚洲电影新人的成长之路。

在导演赵德胤将看来,影圈好比江湖,导演要一展拳脚必须先练好“扎马步”。“年轻电影人不要急于拍第一部片,应该先去摸索、学习包括摄影、剪辑等,争取对电影的主动权。这样即使没有外部资金支持,你也能用最少的钱完成一部作品。”正是靠着这样的成本把控意识,赵德胤入行的首部作品仅花费两万元,相当于三张国际机票钱。从演员“晋级”导演的苏有朋,则建议年轻导演在拍摄第一部电影长片之前,先拍短片练手,好“对自己做一个客观的评价和梳理”。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1

在不少业人士看来,如何在自我表达与市场需求中找到平衡,是青年导演必须面对和决绝的问题,也是不少创作者跨不过去的坎。有投资人指出这样一个创作误区——很多年轻导演想法过于冗杂,什么都要。尤其是一些艺术片导演,上来就向投资人要500万甚至1000万,这缺乏对作品的基本判断与对行业的敬畏心。秉持这样的理念拍电影,会给投资、宣发等环节设置难题。在行业“推手”们看来,“成熟且对行业有着单纯追求”的作品才是最受市场欢迎的,年轻人首先要对市场和自己的能力有认知。

多点耐心,别幻想一步成功

当年《疯狂的石头》被称作对票房的“偷袭”,事实上,任何一部新人作品的成功都不可能轻轻松松。坏猴子影业“掌门人”之一王易冰以《我不是药神》与《绣春刀Ⅱ》两部作品为例,点出青年导演作品的正确打开方式,及其背后不为人知的努力。这两部影片之所以成功,与导演的坚持有关:为了《我不是药神》的剧本,文牧野埋头创作了一年零八个月;《绣春刀Ⅱ》的原始剧本被宁浩推翻之后,路阳把自己关起来,几度易稿,才完成了一个受到市场认可的全新故事。“年轻导演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韧劲,这个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博纳影业副总裁陈庆奕则在技术之外,对新导演摆正创作心态提出建议,“导演要以一个相对平和的心态来面对成功和失败”。

作为上届及本届亚洲新人奖评委主席,施南生和宁浩经常与新人新作有着不解之缘,在他们看来,近几年媒介技术的迅速发展,给年轻人带来了许多机遇和挑战,所以他们接触过的电影作品呈现了多元化的气质,“技术层面上来看,大家的能力都很高,鲜少看到明显的技术bug。”但伴随着技术的提升,随之而来的一些问题则让施南生和宁浩“忧心忡忡”,“技术很容易掌握,但对于这些导演来说,讲故事的能力仍需提高”。

而面对一些新人导演表现出的急功近利,两位前辈也给出来自己的忠告。施南生说:“一旦走入导演这一行,你一定要清楚一点,沟通很重要,有时候悉心倾听他人的讲话也是一门艺术,而非盲目坚持,坚定自己要走的路一定是对的。”

宁浩则表示,好多年轻人想要一步到位,拍上一部轰动市场、得到大众认可的电影,但其实放眼影坛,很多导演在拍第一部作品之前,都是花费很长的时间去沉淀和准备,“比如李安,沉寂六年,为他的第一部电影做了充足的准备。所以年轻导演要慢慢积累,花时间磨练,才能拍出一部像样的作品。”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2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任何不幸,都是成长的契机

在“青年电影创作分享”环节中,青年导演石井裕也、赵德胤、苏有朋、大鹏分别以各自的拍摄经验为依据,探讨了当下年轻影人所面临的困境和挑战,并提出了一些建议和想法。来自缅甸的导演赵德胤也是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熟人,曾担任去年亚洲新人奖评委的他表示,入行的首部作品仅花费三张国际机票的钱,加起来一共2万人民币,他表示,“拉不到投资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种不幸,但独自成片的经历也让我受益匪浅,以至第二部、第三部的作品,都是花费了极少的成本制作完成。”赵德胤将电影比作江湖,而他则是那个从扎马步开始练习武功的“小透明”,“以新人之姿,不断地学习,养成一个查漏补缺的好习惯,这样才能令我更好地反思和进步。”

苏有朋则建议新人应该多向前辈取经,“前辈的提携和扶持,对我帮助很大,我也从李安的那本《十年一觉电影梦》获得很多的启发,这些前辈们的真情实感给我莫大的养分,得到很多共鸣。”

四位青年导演还借着“亚洲电影沙龙”的机会,对那些还在为电影梦拼搏的年轻人们予以寄语,赵德胤表示:“年轻电影人不要急于拍第一部片,应该先去摸索、学习包括摄影、剪辑等,争取对电影的主动权。这样即使没有外部资金支持,你也能用最少的钱完成一部作品。”苏有朋认为,在拍摄第一部电影长片之前,最好多拍一些短片,“对自己做一个客观地评价和梳理。”来自日本的电影导演,同时也是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评委之一的石井裕也希望各位年轻导演要坚定梦想,并适当地倾听他人的想法和意见。凭借《缝纫机乐队》入围上届亚洲新人奖的大鹏则坦言,“我没有可以供别人借鉴的建议和想法,我认为这是每个人都要走的路,自己去体验一下就知道了。”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3

要有野心,但更要控制欲望

在今天现场的最后一个环节里,各位电影幕后“推手”纷纷来到台前,深入讨论从制作到发行的各个环节能够给与新人的帮助或案例。

著名制片人吴妍妍表示,她最看重的是导演的人品以及作品的品质;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则特别看重青年导演的综合素质,“相较于短板,我们更倾向于去考量导演的长板,毕竟对于一个新人导演来说,能有几个闪光点,就已经很不错了”;从宣发角度来看,博纳影业副总裁陈庆奕认为新导演的故事性很重要,其次就是导演要以一个相对平和的心态来面对成功和失败;来自马来西亚的制片人、导演陈翠梅则表示对那些不善言辞的导演更有兴趣,她希望这些导演在自己的引荐下,能够有机会让大众看到一些“别开洞天”的作品。

对谈中,陈翠梅、陈庆奕、王易冰、吴妍妍纷纷提到了青年导演的普遍问题,急于求成。他们一致认为,现在大多数青年导演的想法过于冗杂,吴妍妍表示,“尤其很多艺术片导演,上来就提五百万,甚至一千万,缺乏对作品最基本的判断,缺乏对行业的敬畏。”坏猴子影业“掌门人”之一王易冰则以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和路阳的《绣春刀2》为例,进一步讨论了大多数青年导演所面临的尴尬处境,“年轻导演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韧劲,这个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我不是药神》和《绣春刀2》之所以成功,一部分原因来自导演的坚持,文牧野的剧本写了一年零八个月;《绣春刀2》的原始剧本被宁浩推翻之后,路阳把自己关了起来,几度易稿,写了一个全新的故事,最后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陈庆奕透露,作为宣发来说,他们最害怕见到的就是“想法特别多的导演”,“他们既对创作有想法,对市场也有想法。我们作为宣发,最乐意遇到的导演就是:作品成熟,对这个行业有着单纯的追求的。”最后陈庆奕总结道,导演要有野心,但是要控制自己的欲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