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1

在全国牧区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之际,8月2日至3日,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巴特尔在呼伦贝尔市就牧区扶贫帮困和畜牧业生产方式转变进行专题调研。
在新巴尔虎右旗阿拉坦额莫勒镇西侧,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一片蒙古包,与镇区现代化的建筑交相辉映,形成了一道靓丽风景线。这是该旗在镇区新建的扶贫移民点???蒙古艾力。作为新巴尔虎右旗的重点扶贫项目,蒙古艾力建于2005年,目前已有73座蒙古包,有50户185名贫困牧民及五保户入住,并开办家庭式手工作坊10余家。牧民通过制作民族服装、手工艺品、民族食品和进行旅游接待,生活有了明显改善,探索出了一条民俗体验、手工制作、特色饮食相结合的旅游产业致富路。在牧民那音太和乌依夫妇的蒙古包里,巴特尔详细了解了他们的生活情况。巴特尔说,在牧民自愿的基础上,通过结对帮扶、民政救助等形式变分散扶贫为
集中扶贫,既能面对面解决牧民实际困难,也能降低扶贫成本,这是对牧民转移和牧区扶贫帮困的有益探索和尝试。要进一步健全完善低保、合作医疗等社会保障体系,加强就业指导和培训,为转移牧民解决后顾之忧和长远生计问题。同时,积极探索捆绑使用扶贫移民、保障性住房等资金的新途径,解决牧民住有所居的问题,使牧民能够更好地享受到现代文明。
呼伦诺尔嘎查位于新巴尔虎右旗呼伦镇南部,草场总面积57万亩。在成立合作社之前,嘎查牧民人均年纯收入只有4000多元,仅为全旗平均水平一半左右。为摆脱贫穷,呼伦诺尔嘎查积极探索转变畜牧业生产方式的新途径,2009年注册成立了全国首家以嘎查为单位、基本牧户全体入社的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整合嘎查集体草场,将草场划分为不同功能区,实行划区轮牧、联户经营。按照自愿原则将牧户组合成牧业生产、打草、旅游、市场销售等4个专业经营小组,形成了独特的发展经营模式,取得了明显的经济和社会效益。2010年牧民人均年纯收入达到9930元,10年来首次超过全旗平均水平。在听取了合作社生产经营情况的介绍后,巴特尔充分肯定了他们的做法。他说,传统的一家一户、散户经营的方式,抵御自然和市场风险能力弱,经济效益不高,必须加快转变。国家出台草原生态补奖机制,为新一轮牧区深化改革提供了先决条件,创造了良好的机遇。总结这些年牧区改革的经验和教训,落脚点就是要放在加快转变草原畜牧业生产方式,积极推进集约化、规模化经营,大力推广合作社、联户家庭牧场等新的生产方式和新型合作组织,进一步解放发展牧区生产力,促进牧业增效、牧民增收和生态恢复。
调研期间,巴特尔还考察了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历史陈列馆和联众木业公司。
自治区政府办公厅和呼伦贝尔市的有关负责同志陪同调研。

  我开车穿过骏马嘶鸣的草场,绕过墨蓝色的呼伦湖,来到呼伦贝尔草原深处的新巴尔虎右旗原生态草原。天地浑然,苍穹无边。金黄的牧草在淡淡的霜雪中脉动,有一个好消息和阳光一起来临——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说,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牧民的心里踏实了,正在热火朝天地出栏牛羊,修理棚圈,贮备饲草,将种羊放入羊群,孕育明年的丰收……过几天,还要杀一些羊,储备冻肉,为了安稳地度过冬天,他们手里有做不完的活计。

米吉格家庭牧场传统游牧转场的情景。 苏德夫摄

  自从成为一个写作者,我便经常在草原上行走。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到草原总是想起小时候跟着父亲到牧民家做客的情景。父亲的车里载着成桶的酱油,桦树皮篓装的咸盐,还有一些土霉素片和蛤喇油,这都是牧民需要的东西。我们用不着事先联系,每一座蒙古包里都有我们久违的亲人。蒙古包的主人早已知道我们即将到来,已经熬好奶茶,开始杀羊煮肉。这叫我好不奇怪,草原深远安谧,难道是天上的云朵给他们报了信?

摄影:苏德夫

  牧人阿爸将手里的套马杆平放在草原上。牧草挺拔茂密,如无数手臂,托举着那根沉甸甸的柳木套马杆。我好奇地把手伸向套马杆下面的草丛,发现那个半尺多高的小空间像一个秘而不宣的母体,草芽、幼虫、水、蓓蕾……无限的季节,都在里面生长。我把耳朵俯在套马杆上,听到了一种清晰而浑然的声音——万类自由,百草窸窣。莫名的动物在啼叫,在啮噬,马群像石头从山上纷纷滚落,云朵推动大地的草浪……这时候牧民阿爸说,要下雨了,咱们包里坐。我抬头看天,天空阳光灿烂,碧蓝如洗。我们进包,一碗奶茶没喝完,暴雨真的来了,雨滴从蒙古包的天窗射进来,落到肉锅里。

米吉格道尔吉在宝贵的传统文化和现代都市生活之间,打开一扇窗,通过这扇窗,古老的游牧智慧绽放出新的光彩,并给人启迪——游牧的法则和今天的生态保护观念内涵一致,指向未来生生不息永续蓬勃的天地万物。

  草原上有会看天、看年景的人,也有会听天听地的人,他们长期在大自然里游牧,慢慢地获得了独特的生存智慧。牧民阿爸说,他早晨在套马杆上听见了我们的汽车声,刚才的雨也是套马杆告诉他的。吃肉的时候,阿爸又告诉我,细看四岁羊肩胛骨片上的纹理,就会发现游牧的足迹——羊走过的草场是否茂盛,水是否丰沛,羊缺少什么营养,生过什么病等等,都会通过不同的骨纹显现出来,那么牧人就知道下一年该怎么选择草场,游牧的路线图就有了。于是,经年累月,一切都变得可以预言。

秋天,我来到新巴尔虎右旗草原。

  今天,汽车轮子和微信直播,已经将茫茫草原向世界开放,亘古的秘境变成通途,现代科技覆盖草原,汽车自驾游、直升机拍摄、电商平台、云计算都飞快地来了,草原迅速地变了新颜。一个从未走出草原的年轻牧马人,靠着手机导航,用小汽车把阿爸阿妈带到椰风弥漫的海南岛。那两个一辈子都穿着马靴、穿着蒙古袍的人,卸掉十几斤重的外衣,站在大海里,互相看着白皙的躯体和古铜色的双手,忍俊不禁……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草原的老人常常这样教导不愿放牧的儿孙:“要知道你的午饭在羊身上,不在供销社的柜子里。”而现在,草原人从业的方式已经五花八门,食物也变得丰富多彩,什么杀猪菜、肯德基、披萨、韩式烧烤、麻辣烫无所不有,吃一顿传统的手把肉,反倒要特意跑到饭店,端的十分奢侈。

草原金绿,天空幽蓝,视野铺展到天地吻合处。新巴尔虎右旗位于我国东北边陲,与俄罗斯、蒙古国接壤,全境为原生态草原。我迎风而立,舒展双臂,深深呼吸。彩霞垂落在我的肩头,鸿雁和白琵鹭的声音在我耳边缭绕。遥望远方,我看见骑手的剪影飞驰而过,犹如天幕上的舞蹈。

  实践证明,小格局放牧,不利于牲畜的健壮,对草场消耗过重,而传统的游牧是一种大格局协作式的迂回流动,能够满足畜群不同季节的不同需求,也利于草原生态的恢复,蕴含着生命与自然的大学问,是值得当代生态科学深入研究的课题。看吧,深思熟虑的牧民剪断铁丝网,将数家草场连成一体,自发成立牧业生产和草原旅游的合作组织,回归大游牧生产,并引入科学技术和现代经营理念。他们将一只本地羊加工成十几种美食,通过闪动的鼠标卖成俏货,已经显现品牌效应。一个以生态环保做依托的私家旅游牧场,虽然远在人迹罕至的草原深处,但开出的订单已经安排到两年之后。特别有意思的是,他们接待游客的条件是,游客到了草原,每天要学会一句蒙语,游玩回来要出示自己带回的垃圾——要是游客捡拾了草原上的陈旧垃圾,就会得到食宿方面的优惠。新一代的草原青年,也成立了环保志愿者团队,每当那达慕和祭拜宝格达乌拉山活动之后,就去把草原打扫得干干净净。他们还举办各种倡导敬畏自然的文艺活动,并将草原文化主题摄影展带到很多大城市。

今年草原风调雨顺,为保护草原生态和建设现代化新牧区奋斗不息的新巴尔虎右旗人,得到大自然的丰厚回报,获得一个莺飞草长、河湖丰沛、百鸟蹁跹的无霜期。我闭上眼睛静静聆听——土地像满身蕴藉着能量的母亲,给世界输送营养。肥壮的蓝色白头翁,紫花鲜艳的短穗看麦娘,黄花蓬勃的苜蓿,挂着白霜的碱草,随风飘送种子的针茅,你追我赶,日夜葳蕤。现下,它们色彩斑驳着,成熟或青嫩着,铺天盖地一般,为草原布下一层茫茫的波浪。当高原强烈的阳光直射而来,所有的花朵都熠熠闪光,所有的草籽都油汪汪地饱满。

  而在千万个牧民家庭里,有千万个母亲和父亲在告诉他们的孩子——是地让你们站起来的,是马让你跑起来的,即使离开了草原,你也要把草原的叮嘱带在身上,不然你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青年牧民乌日图如今已成为一名电影导演,他给我讲述了他母亲保护天鹅湖的事情:“我家的牧场上有个清澈的小湖。自从承包了这片草场,母亲就把蒙古包扎在了湖畔。春天一到,天鹅像一朵朵白云徐徐而落,母亲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接回远嫁的女儿。一天,母亲看见湖边一只孤独的天鹅,一个劲儿对着芦苇丛鸣叫,原来是在召唤着另一只拖着断翅的同伴。母亲赶紧在天鹅跟前撒下许多黄瓜籽。黄瓜籽是草原的接骨偏方,吃了黄瓜籽,那受伤的天鹅很快好起来。后来,这一对天鹅在芦苇荡里孵出一窝小天鹅,共三只,浅灰色的,就像三团蓬松的羊毛,漂浮在湖面上。从此以后,母亲每天骑马绕着湖转来转去。她的天鹅安然无恙,她的湖水碧波荡漾,湖畔的芦苇郁郁葱葱,牧草葳蕤,周边的牧户都喜欢赶着畜群到这里饮水,草原上渐渐地有了一个美丽的传说——阿妈的天鹅湖是天下最吉祥的地方。”

米吉格牧场

  说不清新右旗有多少这样的湖泊,在养育着一碧千里的草原;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阿妈阿爸,守护了千秋万代的绿色。几乎每一个人都跟我这样说——没有草原母亲的庇护,哪有牧民的幸福?我想,草原天人合一的哲学意味着物竞天择、生命不息的大境界,作为一种思维方式,呈现出无限的科学性。我们不能忘记,草原对于地球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肌体,只有草原大野芳菲,亘古犹新,人类才能于万类之中永续苍生。

来新巴尔虎右旗采访,首选是芒来嘎查的米吉格家庭牧场。

  我走进一座座蒙古包、一个个现代化的游牧房车,与牧民促膝谈心,听他们讲身边的故事。那一个个崭新的故事和一个个朝气蓬勃、鲜活生动的人物,让我知道草原人已经登高望远,看到了自身文化的力量,也看到了美好的明天。

米吉格家庭牧场的主人叫米吉格道尔吉,这个1982年出生的蒙古族牧民,现任芒来嘎查党支部书记,是牧区基层现代化建设的带头人。2013年,他获得“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米吉格道尔吉是一个勇于创新的人。他的名字就像那达慕大会上夺冠的骏马一样,在草原上四处传扬。

在呼和浩特完成学业后,和许多怀有草原情结的蒙古族青年一样,米吉格道尔吉没有留在城市,而是选择回草原从事牧业生产。

由于生态环境和市场经济的变化,远在草原深处的牧业生产也面临挑战。

星空朗朗,米吉格道尔吉背倚马鞍深深地思考。他知道几千年形成的游牧智慧,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大境界,只有敬畏自然,顺应自然,大自然才会像母亲一样庇护人类,恩赐草原吉祥富裕。

米吉格道尔吉勇敢地迈出第一步——整合十九户牧民家的草场,建立养羊合作社,逐步改变一家一户小格局的放牧业态,安排六户牧民集中放牧牛羊,余下的劳动力开拓其它致富渠道。果然,大家收入不断提高。一亩草场大约能饲养1—1.5只羊,超载就会损伤草场,如何解决载畜量和牧民增收的矛盾呢?2015年,米吉格道尔吉创立民俗游家庭牧场,在自家草场上安营扎寨,向世界敞开游牧生活的蒙古包。这片原生态的草原开阔平坦,没有太多的山光水色,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甚至饮用水也要走出几里地去拉,但是,有一个非常时尚、非常独特的经营概念——原生态体验游。米吉格道尔吉在宝贵的传统文化和现代都市生活之间,打开一扇窗,通过这扇窗,古老的游牧智慧绽放出新的光彩,并给人启迪——游牧的法则和今天的生态保护观念内涵一致,指向未来生生不息永续蓬勃的天地万物。

远远地,我就看见米吉格家庭牧场那座标志性的木屋,看见白莲花一样盛开在草原上的蒙古包群落。由春到秋,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络绎不绝。日出,游客跟在迁徙的勒勒车后面,去另一个营地安置蒙古包;夜晚,人们仰望天空,一颗颗星星像宝石闪亮,当篝火熊熊燃起,他们的眼睛被古老优美的长调打湿……在这里,你吃到纯天然的食物,十五分钟牧民会将新鲜的手把肉端上桌;你得到润物细无声的引导,比如,无论你走得多远,都有人捡起你无意中丢下的垃圾,当你主动把垃圾带回营地时,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福利……

米吉格道尔吉迎接我的到来。牧民们身上的盛装,让我惊喜,也让我感动。因为此举不仅是一种悠久的礼仪,还让我看到在这个各种文化交相辉映的时代,草原人对自身文化的坚守,看到一个民族在新生活中的从容自信。

走进蒙古包,我的眼前又是一亮,这里真像个民俗文化博物馆。其中最让我感动的是,每个房间都有供人随时阅读的书籍,种类从草原历史文化到散文诗歌童话。在广阔的草原,在遥远的边境线,米吉格牧场告诉远方的客人,书和这里的新鲜空气一样重要。

围坐在摆满食物的矮桌前,米吉格道尔吉讲起他正在忙的工作。旅游旺季结束了,合作社正忙着出售羊和牛犊,政府的扶贫款和资助款已经到位,现在全嘎查90%的牧户决定入股,芒来畜牧专业合作社的筹建已经全面开始,这个合作社要作为全自治区的试点,开创一条企业化管理畜牧业的新路。

我问米吉格道尔吉,你有信心吗?他说,当然有,但是不能操之过急,得让牧民有一个认识的过程,因为牧区现代化不是简单地拆除网围栏,致富的过程也是一个提升牧民素质的过程……关于企业未来的设计,他会反复征求各方意见,做到有法可依,因地制宜,扎实稳妥。

羊群在白云下慢慢移动,我在风景中痴迷。米吉格道尔吉的车已经飞驰出视野,他在赶着去和银行对接有关合作社的贷款事宜。

在东庙嘎查

东庙嘎查隶属旗所在地阿拉腾额木勒镇,东侧毗邻著名的呼伦湖。清朝中期,这里有座寺院,民间称之为东庙。据说东庙香火鼎盛,周边居住的渔民和牧民,都到这里为湖水和草原祈福。2017年早春,为了看几座当年留下的老房子,我来过一次东庙嘎查。那时村民休闲小广场刚刚完工。几座有一百五六十年历史的老房子,混在蓝瓦白墙的新民居中间,露出灰褐色的屋顶,敦厚的青砖、结实的檩木、带雕花的石头屋檐,把草原的记忆和新时代的景观叠印在一起。

曾经,是谁建筑了这非凡的老房子?它应该是当年东庙建筑群的一部分。我在想,茫茫的边疆草原,不产砖木,也没有黏土,当初需要多大的功夫才能造成?一个老牧民告诉我,传说,从前草原人出去买砖,是赶着一群羊在草原上一走很多天,到了集镇,卖了一半羊,买了砖,让剩下的羊每只身上背着两块砖,再走回来。许多年过去,这传说已消隐在一茬茬的新绿中。现在,老房子已经被精心地保护起来。

东庙嘎查的党支部书记乌云其木格来了,骑着一台半旧的电动车,裤脚上还粘着泥土,俊美的脸庞被晒得黑红,一看就是刚放下手中的农活。她告诉我,嘎查里的前辈,留下许多关于东庙的传说。目前,嘎查正通过文物管理部门挖掘东庙的历史。老房子的存在,本身就是资料,所以采取了保护措施。

乌云其木格说完老房子,又向我们介绍嘎查的村民合作社、蔬果种植大棚、游客阳光餐厅……她说集体化合作社,也不能吃大锅饭,也要有现代化的经营管理。她说您知道吗——我们种的草莓,竟然卖到一百元一斤,阿拉腾额木勒的人们,开着车来买;我们的西红柿,您去尝尝,有没有当初的那种味儿……她说话极有感染力,让人感觉不去看看她们嘎查的发展,都不好意思。

到了合作社的大棚,乌云其木格给我们摘下瓜果,便顾不上和我们多说了。她站在生机盎然的大棚里,把一个漂亮的西瓜托举起来,突然间就变成一个演员,落落大方,满脸春风。原来陪我前来的旗委宣传部副部长田忠良,在给她拍“抖音”:“卖西瓜——草原上的阳光,草原上的西瓜,草原人的口福来了!尝一尝我们绿色原生态的西瓜吧,愿你的生活甜甜哒、么么哒!”嘎查的蔬菜瓜果已经有了APP销售渠道,但是乌云其木格和田忠良一致认为,时尚就是市场的翅膀,“抖音”正火,不能不用,带领村民致富,必须抓住新东西,使用新平台。转眼间,这个场景就出现在我的手机上,我再轻轻一点,朋友圈即刻涟漪四溢。

万物家园

高高的冰茅草随风摇曳,我们的车像颠簸在大海里的船,沿着细细的砂石路前行。草原,你的辽远,让我有时间回到以往的故事中。

2017年,我在克尔伦苏木的一个蒙古包里,看到一张非常特别的照片。那个蒙古包坐落在一个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湖边,这是牧民那顺乌日图家的牧场。照片上一对老年夫妇,是那顺乌日图的父母。他们站在齐胸深的湖水里,身后的水面上一群天鹅和白云的倒影融为一体。两个人共同抱着一只漂亮的大天鹅,脸上是幸福的微笑。新巴尔虎右旗草原,数不清有多少这样的小湖,春夏时节成群的天鹅常常在这里产卵孵化,养育雏鸟。那顺乌日图的父母日夜呵护着这些天鹅,给它们投食,保护它们不被猎杀,看守着它们的蛋不被偷盗。当两位老人离开草原的时候,十分舍不得湖中的天鹅,于是留下这张有意义的照片。

在草原人的观念里,草原是万物的家园。大自然给了万物同样的恩赐,让万物以互补的方式构成生物链,每一个生命都有同等的价值。在生存的道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阿拉腾额木勒镇东侧,有一大片湿地。摄影爱好者张成杰在这里发现一只受伤的白琵鹭,当时白琵鹭正在水里挣扎,伤很重,是黑翅长脚鹬和凤头麦鸡、红嘴鸥群起攻之的结果,因为它闯入人家的孵化领地。赶紧找来护鸟志愿者双龙,几经周折,救起这只白琵鹭。

这是救回白琵鹭的第八十一天,白琵鹭已经恢复健康。我随志愿者来到湿地,放白琵鹭回归大自然。结果奇怪的一幕发生了,白琵鹭站在岸上,面对当初的家园,几乎无动于衷,仿佛有向人类靠拢的意思。是畏葸胆怯野性锐减?还是眷恋八十多天的优渥生活,抑或依赖人类给它的安全感?

在新巴尔虎右旗境内的呼伦湖自然保护区,也曾经有过非常相似的一幕。四只从俄罗斯飞来的丹顶鹤,经过我方专业人员的救助后实施放飞。但是它们就是不飞,原地徘徊。北京林业大学的鹤类专家郭玉民告诉大家:“你们要教会它们害怕人,它们才能离开人,到野生环境中去。你们现在狠心一点,它们将来的危险就会小一点。”最后四只丹顶鹤被轰跑,才渐渐地恢复本性。

曾经救助过无数苍鹰、蓑羽鹤、金雕的林业公安干警和护鸟志愿者们果然很有经验和耐心。他们从白琵鹭的身旁退出,远观白琵鹭在草地上踱步,张开大嘴前探,渐渐地接触到水面,直到进入湖水开始游弋。放归行动成功,不过关爱并没有离开,通过白琵鹭身上的远程监视器,人们将目送它安全融入大自然的怀抱。

在草原博大的母体中,新巴尔虎右旗尽情享受着草原秋天的丰盈与美好。

相关文章